“功夫情”可否行天下——斯里兰卡社会组织走访纪实与项目合作分析

斯里兰卡,旧称锡兰,因其地理位置而被喻为“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碧水蓝天、红茶宝石,美丽的自然环境及岛民的热情好客无不让游客趋之若鹜而又流连忘返。然而,你却很难想象中国功夫与这样一个岛国会结下怎样的跨国良缘。

IVN国际志愿者网络联合创始人Echo应“功夫老爹”Edirisinghe的邀请,深入兰卡调研访谈,沿着“老爹”的足迹为您讲述一段兰卡土生土长的功夫人和他的“功夫情”。

通过对斯里兰卡公益机构与政府机构的参访,建议开展以下几方面的项目合作:

  1. 两国NGO组织主管部门间的交流互访、项目对接;
  2. 能力建设的培训结合有针对性的专业技能的培训;
  3. 两国服务项目类似的NGO组织间的项目合作(服务产品的匹配及对口支持),涉及健康医疗、环境保护、动物保护、应急救援、戒赌戒烟、妇幼保护、教育教学等等,鼓励一部分有能力的组织先走出去,开展自我的在地培训和成长,总结经验后反向培训本领域内的其他国内组织,带动更多的国内组织走出去;
  4. “一带一路”志愿服务兰卡成员合作;
  5. 武术教练的培训及开展两国青少年武术友谊赛;
  6. 教育产品、技术、课程的合作(引入公司参与),尤其是汉语教学及线上授课项目的开展;
  7. 手工艺技术的培训及产品开发;
  8. 兰卡中资企业CSR项目的开发;
  9. 志愿服务在国际发展合作方面的理论实践研究有待加强,碎片化的国际志愿服务局面也需引起注意。

本次活动得到以下机构的支持

北京国际志愿服务联盟、海南世界联合公益基金会、北京青之桥公益基金会、北京传统推拿治疗研究会、海南亚洲公益慈善研究院、格林卫中国、上海文佑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以下为正文 

Kung-Fu Friend’s Sri Lanka –China Friendship Association

Nayanananda Edirisinghe, 62岁, 1974年开始武术培训。曾任兰卡武术联合会秘书长,兰卡黑龙协会主席,并于2000年成立黄石武术协会兰卡分会,任主席。2014年创办了现在的“功夫情”斯中友好协会。早年曾前往中国大陆的黄石、上海参加培训课程,多次参与中国香港国际比赛并获奖,此外还曾代表斯里兰卡教练、裁判到尼泊尔和越南参加比赛。

功夫老爹目前担任斯里兰卡全国青年服务委员会青少年活动中心的武术培训教练(近19年)同时为斯里兰卡军方Sinha Regiment的志愿兵营培训中国功夫(已6年),更是在这两个地方推广中国功夫的第一人。老爹教过的学生从5岁到35岁不等,累计超过1万人。每年青少年活动中心全国武术比赛及西部省教育部武术教练的培训都是由他来主导举办的,参与人数逐年增加。

功夫老爹40多年来一直积极探索武术修炼的精髓,希望通过研习武术不仅能达到强身健体的效果,更能培养青少年自信、自强的独立性格以树立远大抱负。他常说,“地图上的斯里兰卡就像一滴水,小的可怜,而青年人更是看不到希望。如果通过武术修炼,孩子们能有未来,这辈子也值了!”老爹晚年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有自己的武术培训中心(before my life finish, I can havemy own Wushu training center)。

 

老爹对兰卡的武术修炼过于强调套路、竞技的情况非常担心,与其内在的功夫修炼渐行渐远,出现了本末倒置的情况,甚至步入歧途。他迫切希望能让武术修炼回归其本源,“强身健体、修心养性”。在中国传统武术修炼体系的基础上融入更多的历史文化,并逐步形成兰卡人自己的武术修炼体系与文化。

老爹真诚期待与更多中国武术界友人的沟通交流,通过国际志愿服务的帮助尽快提高兰卡的武术培训水平,进一步加深两国青年间的友谊,实现“功夫情,通天下”的夙愿。

 

Ministry of Education, Cultural and Arts, Sports andYouth Affairs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Western Province, Institute of SportsScience – Western Province

 

这里曾经是功夫老爹就职过的地方,与负责人会谈后还特地带我参观了西部省体育培训中心。兰卡有20几个省,而西部省(含有包括科伦坡在内的3个城市)是教育部体育教学方面唯一有体育科学研究所的省份。该部门负责该辖区内学校的体育教学活动,拥有自己的培训中心。武术培训方面教师/教练的水平参差不齐,缺乏科学系统的培训、评估机制,在散打比赛中曾经出现过参赛者的伤亡事件。兰卡本国据说还没有自己语言出版的武术培训方面的文字材料和书籍。希望在武术培训的基础上有更多的合作项目,提高教练的整体水平,同时在科研方面有所突破。

斯里兰卡全国青年服务委员会及青少年活动中心

老爹参与培训的青少年活动中心是只是他们整个委员会的一部分,几乎和青少年相关的所有项目都在他们的管辖范围之内,全国有几十个分支。除体育项目外还有文化艺术及职业技能领域的培训项目。中心的武术培训一直都由中斯友好协会(功夫朋友)负责,每年都举办全国范围内的武术比赛,参与者400-700人不等。中心有很多国际项目,各个国家的都有,日本韩国的稍多;武术培训场地与日本的柔道培训共享,服装及培训器械明显优于武术培训项目(据说是日方捐赠的,个别地方的他国培训项目孩子们不仅获得服装器械还有一点点津贴),中心二楼的宿舍活动区也是日本90年代捐建的。中心非常期待和中国相应的机构团体开展项目合作,比如语言教学、武术、书法、舞蹈等等。因为在斯里兰卡,人们主要通过企业的商业活动来了解中国,青少年这一块儿的交流活动几乎是空白的,希望通过双方一起设计培训交流项目向这里的孩子展示一下真正的中国,促进两国青少年之间的沟通了解,增进两国友谊。另外,主任助理特别提到了两点:1. 线上授课的可行性,包括语言、书法等等。2. 职业技能方面,当地有很多野生的竹子,因为知道中国的玩具制造、手工制造很强,所以希望能有专门的机构为他们的青年提供竹子加工方面的技能培训,制作一些手工艺品,有效利用本地资源的同时孩子们能有一技之长。委员会国际部的入门处张贴着所有已有合作项目国家的国旗,中国国旗暂时缺席。

Ministry of National Co-existence, Dialogue andOfficial Languages

National Secretariat for Non 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Registrar(注册主任)

该部门的职能主要涵盖:国内NGO组织的注册、活动备案、监管扶持、能力建设以及国际NGO组织的在本地的活动监管、备案、国际交流等(基本职能与国际接轨),包括签证申请。主要谈了以下几点.

1.签证问题,短期1个月以内的通过本地注册合作组织上报最快2周,3个月周期的1个月,半年及一年的时间会长些(需要移民局等其他部门的配合)。

2.目前已在该部门备案来兰卡的国外志愿者项目比较多的是韩国和日本,澳洲、英国的也不少,活跃在动保、环保、健康医疗、培训等的各个领域。中国的虽也见到过短期的但没有在地备案,也没有相对匹配的官方组织联系过他们做长期项目。他们希望能多与中国的NGO组织沟通交流一起做项目。尤其提到武术方面没有兰卡自己语言的文字资料、培训体系、评估标准等等。

3.希望有针对性的为他们的组织进行能力建设方面的培训,尤其在如何与中国企业合作方面没有任何经验,在现代化募捐工具的使用方面就相差更远了(有了捐助文化而筹资文化落后)。

4.主任特地提到了“homestay” 类似互惠生的文化交流项目,中国的孩子到兰卡的家庭入住,兰卡的孩子到中国入住。他做过与英国日本韩国的类似项目非常成功,希望也能和中国一起合作,更可在汉语学习的框架下开展。

5. 希望未来开展更多的项目合作促进两国间的民间交流特别是青少年之间的友谊与合作。

6. 有关义工旅行的短期项目,志愿服务加文化体验的项目他们完全接受并支持,但必须有本国相应的NGO组织在他们这里备案并负责签证方面的事情。

7. 另外,他们对于中国政府对国外NGO组织的政策了解甚少,是否比较开放,有哪些国际组织在中国做项目,相应的政策都有哪些……..

 

Ministry of Education

Physical Education Development & Training

Director 教育部体育教育发展与培训部主任上校军衔

因为康提事件,教育部主要负责人都前往学校开会,会见的人就只有主管体育教学培训的主任了,他是军人出身(上校军衔)就这个部门来说非常希望组织体育方面相关的教师/教练培训项目,从实操到理论研究。如果有相应的机构组织愿意支持,他们可以先召开会议搜集资料反馈问题,然后针对具体问题进行培训交流。其他领域的当然也可以开展,他去过中国的好几个城市包括北京和上海。目前教育部开展的国际项目,日本、韩国、加拿大、英国的居多。会后前往他们教育部直属的教育学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主要负责全国的教师培训,正对大门的一栋楼是日本1991年捐建的。

Healthy Lanka Alliance for Development & Healthy LankaCSOs

 

该组织为总部位于挪威的FORUT(分支遍及印度、尼泊尔、马拉维、塞拉利昂和兰卡)在兰卡的分支机构,创始人Shakya。Healthy Lanka Alliance forDevelopment为公司注册, 公司又成立了公民社会组织 The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Healthy Lanka CSO。机构所在地虽然看上去有点偏僻,实际上距离科伦坡的使馆区不远。 主要做戒酒戒烟戒毒、紧急救援等项目。在全国的8个区设有 13个分秘书处,作机构包括教育部、国家儿童保护机构(NCPA)、儿童发展与女性赋权部(MCDWE)、缓刑和儿童护理服务部(DPCCS)、斯里兰卡人权委员会(HRCSL)。该组织的赞助方近年来的投入逐渐减少,他们也面临着生存和可持续的挑战,这种情况在兰卡所有的NGO组织中都普遍存在。西方国家的一些基金会、协会等公益组织逐渐撤离兰卡,包括一些企业,现存的对当地公益事业的支持经费也在逐年降低;而逐渐增多的中国企业的社会责任捐赠投入普通NGO组织基本拿不到。Shakya先生特地询问了我们中国企业CSR的情况以及如何从我国企业那里得到支持;两国NGO组织的交流以及我们对他们的NGO组织能力建设方面的培训;国内NGO组织在兰卡建立分部等事宜。 期间还探讨了志愿服务对两国民间交流的促进作用以及对SDG目标实施的推动,他非常愿意加入到国际志愿服务的大联盟中来一起促进兰卡的发展。

 

斯里兰卡Sinha军团(SLSR)

成立于1956年,是兰卡军队中的第一个步兵团,在全国设有26个分部。下属的志愿兵营,主要负责本地治安。历史上曾经在内战中发挥过巨大作用并参加过2005年联合国海地的维稳行动。中斯友好协会(功夫朋友)负责该兵团科伦坡的武术培训项目已经6年了,计划在全国范围内为兵团士兵培训武术,并在志愿兵所瞎社区村落内推广成立武术村,这样既能强身健体又能保护一方平安,同时志愿兵退伍后也有可能以武术培训为生。

 

主要问题:

  1. 西方公益组织的影响依旧存在,正规扶持的组织在项目实施过程中依然延续西方技术体系,但投入逐年降低;
  2. 西方公益组织在当地开展活动的遗留问题逐步显现:募捐渠道工具的使用能力、组织自身能力建设培训方面的延续性,没能与时俱进,当然在具体的项目实施过程中可能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我们的组织走出去时引起注意,避免重蹈覆辙并积极探索新的解决方案。
  3. 宗教文化的影响问题是把双刃剑。
  4. 中国NGO组织参与当地社区服务的项目非常少,在涉及普通民众最关心的教育健康领域缺席很多;
  5. 当地NGO组织相关部门对中国NGO组织情况了解甚少,对中国的相关政策法规不甚了解;
  6. 青少年对中国的了解不多,中国的对外形象主要是在地中资企业及游客;
  7. 武术界,当地存在着严重的不正当竞争和不规范的比赛情况,严重影响武术的推广和提高;武术类的NGO均为草根组织亟待赋能;
  8. 汉语学习有需求,但除个别学校有选修课或有孔子学院的项目外,普通孩子们中的受众率不高;
  9. 中资企业CSR受当地政治环境影响很难直接与参与到基层NGO组织中;
  10. 民间组织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了解甚微;

 

基于以上几个部门机构的参访,建议开展以下几方面的项目合作:

  1. 两国NGO组织主管部门间的交流互访、项目对接;
  2. 能力建设的培训结合有针对性的专业技能的培训;
  3. 两国服务项目类似的NGO组织间的项目合作(服务产品的匹配及对口支持),涉及健康医疗、环境保护、动物保护、应急救援、戒赌戒烟、妇幼保护、教育教学等等,鼓励一部分有能力的组织先走出去,开展自我的在地培训和成长,总结经验后反向培训本领域内的其他国内组织,带动更多的国内组织走出去;
  4. “一带一路”志愿服务兰卡成员合作;
  5. 武术教练的培训及开展两国青少年武术友谊赛;
  6. 教育产品、技术、课程的合作(引入公司参与),尤其是汉语教学及线上授课项目的开展;
  7. 手工艺技术的培训及产品开发;
  8. 兰卡中资企业CSR项目的开发;
  9. 志愿服务在国际发展合作方面的理论实践研究有待加强,碎片化的国际志愿服务局面也需引起注意。

项目合作联系人:吕老师 13520047766